先说说什么是现实主义,什么是理想主义?

现实主义认为,只能靠自己。世界的真相是英国大思想家霍布斯说的丛林社会,没有法律,没有规则,没有共识,没有信任,只有一切人对一切人的战争。什么都是假的,只有生存、利益和权力是真的,而三者是一回事。

理想主义则是对现实主义的超越:我们不必是丛林社会。一切人对一切人的战争只能走向共同毁灭,我们应该也可以跳出陷阱。在信任、共识、规则的基础上共存,兼容利益。

刘慈欣《三体》中的失去人性,失去很多;失去兽性,失去一切就是现实主义者对现实的理解,而理想主义者会这样反击:只有兽性的话,才会失去一切。

现实主义认为现实是血淋淋的,理想主义认为不是非得这样。现实主义认为理想主义迂腐,选择理想主义等于坐视被别人毁灭。理想主义认为现实主义危险,选择现实主义终将导致共同毁灭。

中国历史

中国历史,分久必合,合久必分,每一次分则意味着现实主义占据主导,每一次合之后理想主义必然又将主导。

如果说周朝是理想主义,那么春秋战国则是现实主义。周朝建立在礼之上,建立共同的规则;春秋战国则是丛林法则,利益至上,因此战争不断。

如果说儒家是理想主义,则法家就是现实主义。也许你会问,那为何是儒家统治了中国上下几千年,那是因为在后期,儒家并非最初的儒家,而是披着儒家外衣的法家。

世界政治中的现实主义

一战是西方世界分水岭,二战从内在动力和斗争逻辑看是一战的延续。战前几百年间,国家之间的基本框架是现实主义的,各国是民族国家,主权神圣不可侵犯。合纵连横,如果哪个国家过于强大要称霸,其他国家会结盟制衡它。

枪打出头鸟,盟友天天变。德国首相俾斯麦也说:搞政治不是下象棋。下棋有规则,马走日,象走田,有些下法不能下,有些位置去不了,搞政治则百无禁忌,哪里都能去,什么都能做。

现实主义力量贯穿整个欧洲近代史,终究经过战争实现世界的重新洗牌。因此新一代精英反思后,选择建立超国家的多边机构,依据共同遵守的法律、规则、共识行事,共同防止战争。这就是今天世界体系的由来:联合国、世界银行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、WTO,在新霸主美国的主持下建立。

看似当今时理想主义主导,但是理想主义不可能彻底,国家之间依旧是以现实主义为主的。但是,有点理想主义总是比全部都搞现实主义要好点,理想主义就像是现实主义的遮羞布,大家之间难得糊涂,看破不说破,看透不点透。

现实主义对这一套则是嗤之以鼻,觉得是虚伪,国家之间处于无政府状态,没有超国家机构提供安全保护。即使是美国牵头建立的世界秩序,美国也逐渐在抛开国际体系单干。

当现实主义主导世界,理想主义被撕破,世界将会面临力量竞赛,稍加处理不慎,就可能面临一次重新的洗牌,就像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线萨拉热窝事件事件一样,信任不再,世界可能会一触即发。

零和博弈

当代现实主义政治学代表人物之一、芝加哥大学政治学教授约翰·米尔斯海默有两个推论:

  1. 国家对力量的追逐不会满足于进入大国之林而已,而是要到获得霸主地位为止。所谓霸主,就是比所有其他国家及其联盟都更强大,以一国敌天下,因为只有这样才足够安全。
  2. 国家间竞争的不是绝对力量而是力量对比变化,如果我变强但你也变强,导致我的相对优势减少,那么我的安全就受损了。这是个零和游戏。如果我领先,那么差距绝不能缩小;如果你领先,那么差距绝不能扩大。

有一个故事可以说明上面的理论。说有人捡到一盏神灯,灯神跟他说:现在你可以许下任何愿望,我都能帮你实现。另外我今天心情特别好,所以凡是你认识的人,我今天给你的,我都加倍给他们。这人想了想,捡起一根树枝递给灯神说:把我一只眼睛戳瞎吧。

世界从冷战开始的进攻性现实主义时代,进入到防守性现实主义时代,经过二战之后进入基于多边规则的国际关系,而现在特朗普政府的各种做法,正在将世界重新推向进攻性现实主义时代。

那世界无药可救了吗?

那我们是不是就绝望了呢,其实不是的,如果从整体看人类的发展,不同层级群体逐渐接受法律、规则、共识的过程,从个体之间开始,经由家庭、宗族、村落、部落、国家,步步上升。在越来越大的规模上,我们超越丛林社会,建立秩序、规则和稳定

今天,秩序、规则和稳定已存在于国家之内,国家之间则还处于无政府状态,为限制这种无政府状态所打的种种补丁,从联合国到WTO到欧盟,是理想主义在现实世界中取得的成就。规则的建立是有演化过程的,在一定程度上依赖于物质丰富和科技进步,还需要人类进一步的探索。

但是必须警惕零和博弈,因为世界观里只有零和游戏的人看什么都是零和游戏,也会行动起来把一切真的变成零和游戏,而只要对方是零和思维,你就只好也变成零和思维。如果大家都变成零和思维,那么国际体系运行逻辑会回到一百年前,联合国-世界银行-WTO这些大厦只剩下空壳。

理想主义则在一定程度上阻止全部进入零和思维,保持希望的种子,让世界变得更信任,所以请保持一颗理想之心,提高理想主义的比例。

那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世界都变成理想主义呢?我觉得不可能,因为真正的平等是永远不存在的,而只要不平等存在,则自动会触发人性,一切皆是人性使然。

有意思的是,我觉得我是理想主义者,但是从我回答的上面这个问题来看,我又是一个现实主义者。无所谓对与错,但是我相信,心存善念,总归是好的。

课程原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