弗林效应

弗林效应是指智商测试的结果逐年增加的现象

过去一百年来,全世界人们的智商都在变得越来越高。 下一代人比上一代人智商更高,既发生在发达国家,也发生在发展中国家。

以美国为例,平均每年智商上升0.3个点,已经持续了50年,略低于全球平均水平,但已很惊人。相当说,如果100年前的美国普通人穿越到今天,其智商比今天的美国普通人低30点,基本是弱智。

首先,定一个基调,智商在不同人群中的分布确实是有差别的,有的人群的平均智商会高一些,有的人群平均智商会低一些。但是靠谱同时审慎的态度是,承认智商在不同人群中的分布现实,但在没有充分证据之前,不要贸然归因。这也是美国心理学会的态度。

如果一个人做某件事很行,但做另外的事不行,那么他只是擅长做某件事而已,人不见得聪明;但如果他做这事行做别的各种事也行,那么他多半比较聪明,或者说,g值高。同一人在不同任务中的表现有一半左右可用他的智商来解释。

我们必须认识到,智商它本身就是一个测试的得分,我们真正关心的是智力本身

认知提升

**我们是不是比前辈聪明?**如果问题是“我们出生时的大脑是不是比祖先的更有潜能?”那么答案是“否”;但如果问题是“我们是否面对比祖先更宽广的认知挑战,并发展出新的认知技巧以应对这些挑战?”那么答案是,“是”

弗林认为智商提升的终极原因是工业化,而起作用的是工业化带来的社会整体变化。

社会和科技的进步,物质的丰富,互联网的兴起,交通的发达,知识的沟通和传递更加便捷,人们在满足温饱的问题上花费的时间比重越来越少。

几代人之前,人们更习惯于将抽象概念映射到具体对象上,而较少围绕抽象概念展开思维。今天则不然,对抽象思维的训练和挑战,远不只是在学校课堂,早已渗透到社会与家庭的所有方面,学习、工作,乃至娱乐。

我们站在巨人的肩膀之上,尝试新的认知,从而带动创新,进而反向推动整个社会的认知水平

认知水平有意义吗?举个例子。

1946年之前,医学声称:人类肌肉纤维所能承受的运动极限绝对不会超过10米每秒,所以,人类100米跑的最快时间不会低于10秒。然而自吉姆·海因斯以9秒95突破这个极限后,陆陆续续全世界就不断有人突破10秒记录,而这在之前一是直都没有的。原因就是认知变化,人的体质没有发生任何重大变化,只是社会更重视百米跑成绩,训练和提高的正反馈主要发生在百米跑

代沟

一代人是怎么刻划出来的?首先是年纪,这群人比上一代人年轻,比下一代人年长;更直接的是他们的共同经历和影响:他们为同样的事情激动。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对这些事态度一致,有可能是激烈分歧,但共同点是就某些事激动,而上一代和下一代人都不会为这些事激动。

所以说,代沟是真实的存在。不是说两代人如何调节对另一代人的态度就能化解,它坚实地存在于代际之间的认知能力差别。

我们觉得上一两代人像弱智,下一两代人觉得我们像弱智,简直是没有办法的事情。

然后呢

现在我们知道代沟是存在的,那我们应该怎么做呢,对我的行为有什么指导呢?

首先,接受这个事实,接受上一代的认知,同时也接受下一代的眼光,这样我们就不会做无谓的抗争。

其次,存在差异,并不代表差异不可以缩小,可以通过提升认知、勤能补拙等方式来缓解与下一代的差异性

最后,差异的存在并不意味着下一代就一定比上一代优秀,世界很大,场景很多,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人的优点以及适合的场景,所以我们无需自叹不如,也无需自我优越,尊重彼此,求同存异